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烈焰鸳鸯 > 烈焰

烈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14章
  
  
  
  一晚上的重点,就在这四个字上。
  
  魏驭城苹果没吃完,就起身告辞。他把烂摊子丢给林疏月,大有你没让我好过,今儿你也别想好过的意思。
  
  
  
  第二天,钟衍抱着新款乐高屁颠颠地来找林余星。
  
  林疏月捧着电脑查资料,钟衍偷瞄好几眼,不敢说话,喝水的动作都放轻。林疏月忽然抬起头,捕捉到他的视线。钟衍躲不掉,只能尴尬地笑。
  
  
  
  “总看我做什么?”
  
  “林老师,你昨晚没睡好啊?黑眼圈都出来了。”钟衍特直男地聊天。
  
  林疏月被噎,继而故作正经地转移话题,“上次的话还算话吗?”
  
  “啊?”
  
  “加工资。”林疏月说:“加工资,你就继续当我学生。”
  
  
  
  她没用“患者”,而用的“学生”来形容彼此的关系。钟衍心头颤了颤,没有什么,比平等对待更让人动容。
  
  
  
  “还有,你家我不去了。如果能接受,从今天开始,你每天就到我这里。”林疏月说:“不用急着答复。”
  
  “急!我就要急着答!”钟衍说:“我答应!”
  
  
  
  —
  
  
  
  周四,李斯文陪同魏驭城赴城东应酬。
  
  车程长,交通拥堵,公事暂时了结,李斯文是能和魏驭城说一些家常话的,“我听陈姨说,小衍每天去林小姐那接受辅导?”他语似玩笑,“林小姐有本事,治得了小衍的脾气。”
  
  什么样的语气,有着几层意思,魏驭城听得明明白白。
  
  他乏了,头靠后座闭目养神,眼睛都没睁,“觉得她装腔拿势?”
  
  李斯文万万不敢。
  
  “她教会钟衍一个道理,”魏驭城平静说:“不管什么关系,都是双向选择,做错了事,没人惯着。”
  
  李斯文认可,“小衍比以前懂事。”
  
  魏驭城不置可否,一脸无波无澜。
  
  
  
  应酬地在新开的奢华会所,装潢豪气浮夸,真正的纸醉金迷。
  
  魏氏与南青县合作的锌电子建设项目开工在即,这是集团十四五规划中的重点工程之一,关系到魏氏在西北市场的原材料供应链。规模之大,投入之多,不言而喻。
  
  
  
  除去几位重要合作商,其中,中标基建环节中,原辅材料供应的“盛腾”公司,是一家邻靠南青县的本土企业。老板叫万盛腾,长得不太凑合,嗓门儿也大咧。吹嘘自己之余,对魏驭城是百般恭维,夸他是天人之姿,又说日后去了南青县,定要将魏董伺候成天上玉皇老儿。
  
  
  
  在座都是人精,三两句就知这土财主是什么路数。但生意就是这样,物尽其用,利益牵扯时,也能称兄道弟。
  
  魏驭城自然用不着放下身段,只以一种疏离又礼貌的神情周旋。
  
  
  
  万盛腾再闹腾,被魏驭城冷淡的目光投掷,也识趣儿地闭了嘴,讪讪笑着拱手,“对不住了魏董,我这人说话粗俗。”
  
  
  
  魏驭城却和气一笑,隔空举起酒杯,“万总自谦,雅俗共赏。”
  
  
  
  万盛腾受宠若惊,忙不迭地敬了三杯五粮液。
  
  
  
  饭局尾声,魏驭城忽然交待李斯文,“那道鱼,打包一份带走。”
  
  
  
  李斯文奇怪,魏驭城的饮食习惯一向精简,从不吃宵夜。就算是带给别的人,他印象里,钟衍也不是爱吃鱼的人。
  
  万盛腾对魏驭城点头哈腰,送其上车。
  
  车门一关,那点温和之色消失殆尽,魏驭城眉间冷淡,吩咐道:“以后别再来这。”
  
  过于艳俗的风格,入不了魏董的眼。
  
  李斯文表示知道,刚要让司机开车回公司。
  
  魏驭城淡声说:“顺路,去接钟衍。”
  
  
  
  城东跨江,一座城市,两个方向,这路顺得有点长。而到林疏月家楼下时,李斯文也终于明白,那道打包的清蒸鲈鱼,是给谁带的了。
  
  
  
  李斯文:“我给小衍打电话让他下来。”
  
  
  
  魏驭城抬了下手,推开车门下了车。
  
  
  
  刚到门口,就能听见里头传来的欢声笑语,再仔细一听,应该是在斗地主。钟衍嚎叫连连,“我怎么又输了啊!”
  
  
  
  魏驭城不自觉弯唇,就他这水平,输才是常事。
  
  那俩姐弟,都精。
  
  
  
  他敲门,趿拉拖鞋的声音由远及近,林疏月还沉浸在轻松气氛里,一张笑颜那样纯粹,可在见到魏驭城时,蓦地一收。
  
  这个神情转变,未免过于伤人。
  
  魏驭城不悦地沉了沉眼,说:“我来接钟衍。”
  
  林疏月回头喊:“小一班钟衍,家长来接。”
  
  
  
  她也意识到刚才的表情不那么礼貌,于是用委婉的方式来缓解。不用明说,魏驭城感受得到。此刻他舒展的眉头,便是有效的佐证。
  
  
  
  钟衍自个儿都愣了,“我靠,有生之年我还有这待遇!”
  
  
  
  魏驭城倒也直言不讳,“你没有。”说完,他的目光落向林疏月,在她面前,无加掩饰。
  
  
  
  他把打包的鱼送给林余星,整个人都温和起来,“上次看到餐桌上有一道剩下的鱼,猜想应该是你爱吃。今天这家餐厅的鱼做得不错,你尝尝。”
  
  
  
  林余星惊喜,好感值蹭蹭上涨,“谢谢魏舅舅,其实是我姐爱吃。”
  
  
  
  魏驭城没接话,略微颔首,然后带钟衍离开。
  
  
  
  “还热的呢。”林余星打开包装盒,“姐你快来吃。”
  
  
  
  鲈鱼处理干净,汤汁浓郁,一点都没软塌。林疏月却没有丁点食欲,她盯着这条鱼,觉得这就是魏驭城的化身,下一秒就能在她面前蹦跶。
  
  
  
  林疏月跟夏初说了这些困惑,“你觉得他想怎样?”
  
  夏初:“就是顺便给了条鱼,我觉得没什么吧。”
  
  
  
  林疏月敏锐且敏感,列举出魏驭城许多反常。
  
  
  
  “他故意划破手,为了让你给他扎伤口??”夏初不可置信。
  
  
  
  这番自述,尴尬得很,林疏月自己都微微红了脸,“也许是我多想,但我还是得阴谋论一下,我觉得他就是故意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