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误入浮华 > 第 86 章

第 86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王居安微怔:“圆寂了?”
  
      扫地僧道:“胆囊和胃都出了点问题,住了两个月的医院,没扛住,仙游了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说:“年纪大了,器官老化,你们这里,以前的伙食估计也一般。”
  
      扫地僧闲话道:“去看病,有医生说了,胆囊这东西,不管是吃荤太多还是常年吃素的,都好不了,还是要营养均衡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笑笑:“上回他叫我出家,我劝他还俗,他千算万算,怎么没给自己算上一卦?”
  
      “说的是,”扫地僧一点不计较:“我以前也问过他老人家,师父说了,他往常给人算命,不管好不好,最后都要加一句种善因方得善果,这辈子说了没有上万也有几千,难道还要给自己说上一遍么?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听得一笑,扫地僧也笑,两人都不觉大笑起来。
  
      小和尚却不懂,仍是问:“施主你想算命啊?新住持也能算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笑得眼眶有些发潮:“前半辈子它怕我,后半辈子我烦它,你说我还算不算?”
  
      他转身走人,仿佛适才的笑耗尽元气,心里麻木,回去宾馆的时候,叫人送来一打酒水,胡乱塞了几张大钞过去,不等服务生道谢,一把摔上门。
  
      王居安提着酒瓶靠在床头翻电话,一个星期没开手机,各种信息几乎挤爆,他一页页翻过,却迅速略过那女人的来电短信绝不细看,删除了事,又收到两则总经办发来的信息,对方委婉询问,董事长办公室里的物品是否需要处理。
  
      他感到好笑,抿一口酒,酒水冰凉,味道辛辣,他一时呛着,剧烈地咳嗽,忽然想起来,办公室的笔记本电脑里还有儿子的照片,又闭眼靠了一会,方拿起电话订机票。
  
      两天后,王居安重回安盛,董事长办公室里虽无人,但摆设上已有变化。知道他来,早有做it支持的员工等候一旁,替他永久删除私人电脑里的相关项目和机密文件。外间,秘书敲门,仍是称他“王董”,又神色尴尬道,小王先生在总经理办公室里,想请他过去说话。
  
      王居安想一想,并不推辞。
  
      进门一看,跟在他后面混了二十多年的“兄弟”正人模狗样地坐在大班桌后笑眯眯瞧着他。
  
      王居安直接在跟前的椅子上坐下。
  
      王思危笑:“瘦了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开门见山:“你知道多久了?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想了一会:“没多久,也就两三个星期,”又叹,“老太太心里可真能藏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还在回味?”王居安笑一笑,“坐牢你屁股下的椅子才是正事。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变了脸色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舒舒服服靠向椅背:“她能把你扶上这个位置也能把你弄下去,她当初怎么对我,以后也能怎么对你。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不以为然:“不一样,我们身份不一样,我和她是亲姑侄,你和她算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笑:“商场无兄弟,一旦涉及利益,父子兄弟反目成仇也是有的,血亲算个屁,何况你这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这人?我这人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有几斤几两,大家都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原本还忌惮他,这回恼羞成怒,一时俊脸紧绷,壮胆指着他道:“王居安,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,我以前当你是亲哥,才给你面子。”他早有准备,抽出一张银行卡直接扔地上:“我再不济,也比你大方,当初你用五十万就打发了我,现在这卡里有五十一万,拿了赶紧滚!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泰然自若:“先别急,听我把话说完,你这人其他都好,就是性子太急,”他微顿,神情里多了几分萧瑟,“这二十多年,我们都不知道实情,你扪心自问,我到底对你怎样?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一拳打在棉花上,一时没吱声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刚进王家的时候,你大妈趁着爸……趁着你爸不在家,不给你留饭,是谁深更半夜给你送吃的?你在外面被人喊野种,是谁替你出头,帮你跟人打架?你闯祸了,又是谁给你收拾烂摊子?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撇开眼,不去瞧他。
  
      王居安继续道:“这些事,你忘了不要紧,我一直当你是兄弟。”
  
      他兄弟立马嗤笑:“我不稀罕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再想想,王亚男明知我俩的身世,这么些年又是怎么对你的,你喊她一声姑,她都懒得应,”王居安说完,拿眼盯住他,观察他脸上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王思危躲不过,也不敢正眼回视,有些丧气地开口:“你想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这才道:“你和我一样,都是她手里的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王思危提高嗓门,“她现在除了靠我,还能靠谁?家里的傻儿子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再仔细地想,除了你以外,她还提拔过谁,其中有没有谁是不可代替?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愣了愣,脑子里转过弯来:“你说那个姓苏的女的?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也若有所思,隔了一会才道:“她对王亚男来说并非不可代替,但是对有的人来讲,也许很重要。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一脸茫然。
  
      “王亚男在为自己的儿子铺路,”王居安叹息,“对女人来说,只有孩子才是自己的,其他都是浮云,她对天保有愧疚,更有补偿心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王思危难以置信,“傻子也有春天?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不说话。
  
      王思危越想越气,手中拿着签字笔不停敲击桌面:“难怪她当面说得好听,背地里押着股权不给我,一会说手续有问题,一会又说大股东们还有意见,”他把笔使劲往桌上一拍,“他妈的都是在做戏。”
  
      对面的人不露声色。
  
      王思危恨恨道:“姓苏的算哪根葱,我让她吞不下兜着走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忽然发话:“你别动她。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抬头:“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脸色已变,一字一顿:“我说了,别动她。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不解,嗤笑:“动了又怎样?那傻子还能找我拼命?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冷着脸不做声,良久开口:“要不这样,不管她死了残了还是病了,还是伤心难过心情低落了,要是有个不痛快,我就只找你。”
  
      王思危哑然,腾地站起来,却是爆笑:“你他妈疯了,你们这些人,全都疯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没理会:“你动她还不如多动脑子,最直接的办法才最有效,王亚男在台面上说得非常好听,你就更有理由和她闹,遗嘱都读了,她还能赖掉?你越理直气壮,她就越没办法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