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误入浮华 > 第 80 章

第 80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以下是:为你提供的《》小说(正文)正文,敬请欣赏!
  
      苏沫一直认为王居安善于掌控各种局面,失态的时候极少,可是那晚,他神色平静,却断续说了半宿。
  
      说起儿子小时候的事,说小家伙十八年来只挨过他两巴掌,一次是王翦四五岁的时候,他中途从日本回来,抱着孩子上街去玩,期望能拉近父子关系。小孩儿嘴馋,看见路边摊撒泼打滚地吵着要吃,当爹的嫌脏,脾气上来一巴掌甩过去,王翦立时嘴角流血,吓得连哭也忘记。
  
      那会儿王居安也才二十出头,正是男人犯浑的时候,只想着回去别让父母知道了生气,赶紧把儿子脸上的血迹一抹了事。
  
      第二次,就是为了钟声。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两人都沉默,过了一会,他淡淡开口:“我始终理解不了,他为什么会对那丫头有这样执着的感情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想,可惜父母们往往对孩子的执着嗤之以鼻。却安慰:“也许他只是在潜意识里寻找自己难以得到的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不说话。
  
      大厅里没开灯,四周融入隐晦不明的黑暗,与外间光线的交接处,有着黑白交替相互渗透的边缘,毛糙而模糊,像摸不着参不透的命运。
  
      他席地而坐,仰头靠墙,双眼微阖,像是睡着。
  
      苏沫低声试探:“如果,如果以后你报不了仇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猛地睁眼看过来,冷冷打断:“不可能。”
  
      她不做声,更加心悸,隔了一会又小心翼翼道:“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,这周围很多人,都要对这件事担上责任,也许每个人都脱不了干系,你会怎么做?”
  
      他冷哼:“你用不着为你表妹开脱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苏沫低头,忍着泪,“不管结果怎样,你能不能……放自己一条生路?”
  
      他抿着嘴一声不吭,喉结轻微滚动,显然是极力压抑着情绪。
  
      不知过了过了多久,他岔开话题道:“我还听说了一件事,尚淳好像有把柄落在谁手里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不解。
  
      他提醒:“他有个情妇,就是你那个朋友,跳楼之前有没有什么东西交给你?”
  
      “莫蔚清?”苏沫摇头,实话实说,“她只给过我一张字条和一张银行卡,留了话,说以后把钱转交给她爸妈和孩子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略微皱眉:“问你也是白问,你这人藏不住事,要是真有什么,我不会看不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不做声。
  
      他想了想:“那些东西她是怎么给你的?有没有通过别的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“放在一个邮箱,她事先给我钥匙,我当时也以为里面东西和尚淳有关系,因为她说过,邮箱的事连尚淳也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沉吟:“要是真没关系,她用不着这样拐弯抹角,有没有可能……你去那东西的时候,被什么人看见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话没说完,她忽然想起什么,立时顿住。
  
      王居安立马问:“怎么?”
  
      苏沫有些犹豫,想起他刚才的言行,强自冷静:“没,没被谁看见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没再说话,却道:“都累了,我去睡觉,楼下有客房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忙说:“不了,我这就回去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道:“太晚了,你这现在走,我还得送你,折腾了这么半天,我也很累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完上楼,苏沫也累得很,一晚上发生这么多事,让人头昏脑胀,回去的路程不短,想着不如先休息一会再走。进了客房,她想起那天的情形,心里更加七上八下,关了门,赶紧跟人打电话,那边已经关机,她也睡不踏实,刚眯着了,再睁眼已经天亮,赶紧洗漱的出来,王居安坐在饭桌旁喝咖啡看报纸。
  
      苏沫打了声招呼就出门,到底不放心,直接开车去南瞻大学。
  
      到了学校,打电话去宿舍,同寝室的女孩说钟声不在,手机也没带,可能晨跑去了。
  
      苏沫又找去大操场,操场上已有不少晨练的人,稍微瞧两眼就能看见钟声,姑娘很打眼,扎着马尾带着耳机,正精精神神地跑圈儿。
  
      钟声见着她也觉得奇怪,拿下耳塞问:“姐,你怎么这会儿来了?”
  
      苏沫把人拉到一边,直接道:“声声,你老实告诉姐,上次带你去我朋友家的时候,你是不是捡到了什么东西?”
  
      钟声问:“你哪位朋友啊?我捡到什么了?”
  
      苏沫昨晚还不敢相信,现在却越发起疑,神色严厉了许多:“就是尚淳的情妇,跳楼的那个,我当时去拿她邮箱的东西,让你在车里等着,后来你跟过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钟声装傻:“想起来了,然后我们就走了呀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见她这样更着急:“这种事可不能闹着玩,我怕你会惹祸上身,你要是真捡到了,就赶紧给我,姐绝对不怪你。”
  
      钟声在栏杆上压着腿,不紧不慢道:“姐,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旁边过来一人,随意道:“你姐是问你,有没有拿什么不该拿的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穿着短袖t恤运动长裤,手里拿着车钥匙,靠在栏杆上瞧着她俩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