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误入浮华 > 第 74 章

第 7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以下是:为你提供的《》小说(作者:不经语)正文,敬请欣赏!
  
      身后那人呼吸平稳,或侧身,或平躺,总有一只臂膀枕在她颈下。
  
      单身已久,叫人十分不习惯,她整夜似睡非睡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  
      窗外蒙蒙发亮时,沥沥下起了雨,苏沫半边身子麻木。
  
      忍受不住,翻身过去,顿时脉络舒展。
  
      眼前却是男人的赤\裸\胸膛,他体魄强壮,臂膀有力,怀抱像暖炉,浸润着沐浴过后的清香和一丝若有似无的酒味,还有让人心跳的男性体味。
  
      这种味道,她总能轻易捕获,甚至逐渐熟悉,这可真使人惆怅。
  
      苏沫悄悄抬眼,看见泛青的下颌,似乎消瘦了……她无法放任自己,低下脑袋。
  
      他的下巴颏儿却轻触她头顶发丝,过了一会,手在她胸前和腰臀间游走,忽然睡意朦胧地说:“你上来。”
  
      她被人捉住翻了个身。
  
      苏沫脸颊发热,仍是配合地稍微仰起,动作小心而艰难。
  
      他盯着她,低低喘息,本想随她摆弄,却耐不住性子,又将她压回身下闷声说:“还是我来。”
  
      免不了一番缠斗。
  
      天色渐亮,空气冷却,苏沫想了又想,忍了又忍,仍是问出口:“你……最近还有没有,和其他女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趴在床上休息:“怎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要不要去做体检。”
  
      他侧头看过来:“一直有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不说话,穿好睡衣下床,被他稍稍握住手腕,她收回手:“年前最后一天上班,要迟到了。”
  
      到了公司,韩工在大堂和人说话,介绍了才知道,那人年纪不到四十,是他高几届的大学校友,正好来应聘高级经理人,两人遇上。
  
      苏沫在办公室整理项目文档,门未关,就见王居安进了隔壁的董事长办公室,没多久,又有几位高管陆续进去,便知面试工作已经开始。
  
      中午去食堂,韩工边吃边等他那位校友,两人将近吃完,那人才来。韩工忙帮人买来饭菜,那人坐下,和苏沫打过招呼,拿纸巾抹汗,不及动筷子,一脸感慨:“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在不少大老板手下做过事,面试肯定不止这一次,却是最紧张的一次,”又说,“没想到王董这样年轻。”
  
      韩工问:“情况到底怎样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老板要安排吃饭,我说不必,正好遇见旧友,”那人喝一口水,说,“一帮人在办公室,高管们轮流提问,他很少说话,就坐在大班桌后看着我,观察我。我觉得自己好像被困在一个笼子里,每说一个字都要仔细斟酌,甚至连面部表情的变化都有顾虑。”
  
      韩工摇头,看一眼苏沫道:“小苏是自己人,我说话直白,这王家人,确实都不太好打交道,连你这样的人才都觉得难以应付,何况其他人。”
  
      那人笑,忙道:“也不是说难以应付,就是对话的权利好像不是那么平等,王董这人,十分不可捉摸。”
  
      韩工安慰:“别往心里去。王董有个亲弟,据说只要进了他的办公室,就低眉顺眼像个小媳妇,去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,直接把人轰走了。你听说过吗,小苏?”
  
      苏沫摇头:“这事我不太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校友说:“你们老板作风强硬,是缺点也是优点,凌厉有余,随和不足,容易得罪人,”他摇头叹息,“年纪比我小,后生可畏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心想:说得不错。
  
      那人吃完饭告辞,苏沫和韩工上楼回办公室,韩工说:“小苏,有空去家里坐坐,我家那位和你谈得来,”他语气有些消沉,“我昨天已经递交辞职信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问:“你也要走?”
  
      韩工点头:“我才来不久,和王董也就打过几次照面,他跟前人才多,我很难出头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若有所思。
  
      韩工又说:“我一家四口只有一个人工作,我拖不起,投了几家高校,有公立也有私立,还是专心搞学术安稳些,不然就去重点中学,现在一些海归博士去好的中学教数理化,待遇也还不错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心里叹息,却说:“你的条件摆在那里,一定没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韩工摇一摇头。
  
      下午,苏沫提早下班,请舅舅一家在外面吃年饭,给王居安发短信说迟些到家,无回音。
  
      席间,舅舅忽然问起王翦的事,苏沫简单说了,钟声低头不语,舅舅却很是唏嘘,钟鸣带着男朋友一道过来,见他们这样,忙岔开话题,大家勉强说笑。
  
      吃完饭,舅舅一家邀她一起去家里守夜,苏沫推说要提前整理行李。
  
  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超市大多关门,剩下的蔬果已不新鲜,只随便买了点鸡蛋、肉类和干货,盘算他若是过来,应该做几盘像样的菜,本想买酒,又想拿回去只会被人嫌弃,也就算了。
  
      到了以后,家中无人,黑暗一片,忙打开灯,客厅里的行李箱被人挪了位置,平放,想是他出门前找过衣服。
  
      苏沫给家里打了电话,看春晚,一直走神,干脆去做了几样小菜,留作宵夜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听见有人掏钥匙开门,她忙取下围裙,踮着脚跑去浴室,对着镜子收拾头发。
  
      王居安进来,看见桌上的菜说:“我吃过了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道:“我也吃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忽然想起来,问:“去亲戚家了?”
  
      苏沫“嗯”一声,没多说。
  
      他脱掉大衣,递给她,过了一会,问:“你表妹最近好吗?”
  
      苏沫顿住,暗自后悔多说那四个字,慢慢地帮他把衣服挂好,没搭话。
  
      电视里,音乐既喜庆又呱噪。
  
      王居安也不做声,进厨房倒水喝。
  
      苏沫才小声道:“她很难过,我舅舅知道了也很难过,谁都不想这样。”
  
      他似乎没听见,手机响,转身去书房接,一整晚电话不断,全是新春祝福。
  
      十二点左右,鞭炮声轰隆而至,他不知几时上的床,早上醒来,一人睡一边,被子却不够宽大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,他一早出门,苏沫没见着人,留下字条,买了鲜花果篮去看王亚男,人家要什么有什么,只当尽个心意。
  
      年初一的宋家大宅看起来有些冷清,帮佣们都回去和家人团聚,只留了一保姆一保安照看着。
  
      宋天保见到她高兴极了。
  
      王亚男也微微露出些笑意,让人斟茶倒水,说:“今时不同往日,也只有你还记得来看我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安慰:“王工,是我来得太早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