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误入浮华 > 第 41 章

第 41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以下是:为你提供的《》小说(作者:不经语)正文,敬请欣赏!
  
      ·
  
      王翦站在学校门口,一直等到下午五点。
  
      一阵冗长铃声过后,学生们陆续从里面出来,几个男同学走过来,把书包往地上使劲一掼,万分解气地说:“我他妈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泡妞了。”
  
      王翦裂开嘴笑道:“牛叉啊,考得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一男生揽着他的肩:“再牛也牛不过富二代呀,高考不用考,直接出国。要不我跟你换个爹吧。”
  
      王翦搡他一下:“走,我请你们吃饭去,吃完饭去泡吧,你们想泡妞的就多叫几个妞……把那谁,钟声也叫上。”
  
      男孩们哄笑:“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。”几个人推推搡搡,呼朋唤友,不多时后面就跟了十来个青年男女。
  
      钟声原是不想去,转眼瞧见父母站在人群里显得一脸晦暗,回家里呆着也不得劲。钟老板察觉女儿的犹豫,便说:“既然考完了,你也去放松放松,晚上早点回。”
  
      王翦一双眼就随着那姑娘转,这会儿见她转身过来,不由轻轻吐了一口气。钟声和几个女同学走后面,王翦就拉了一个男生慢慢跟着,也不敢离太近,生怕把人给吓跑了。他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了,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,也许不如以往那般高傲得可恨了,眼神里也多了些成熟女人才有的惝恍和冷淡,这使他既心动又痛苦,而后他又为自己的痛苦入了迷。
  
      一整晚,王翦都在这种混乱里摸索,却越发不敢去招惹。
  
      夜店里人头攒动,有人喝酒,有人跳舞,女孩们扭动的腰肢晃动的胸部,都不及她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更有吸引力。白净的脸,白色衬衣,表情惝恍,也许她就是这样认得了那个男人,被他吸引和愚弄,最后又穿成这个样子在那人身下卖力迎合……音乐爆响,王翦一个机灵坐直了身子,他的手有些儿抖,他用手去握另一只手的手腕子,用了些力气,立刻又松开。他抓住桌子跟前的酒瓶。
  
      王翦拎着酒瓶晃过去,在她旁边使劲坐下,说:“坐在这儿跟个贞洁牌坊一样,来这种地方不喝酒不跳舞,你来干嘛呢?”
  
      钟声说:“混时间。”
  
      头一次只问一遍,她就开口答他,这真是令人惊奇,王翦伸开胳膊把手放在她背后,慢慢触到她的腰,却不敢摸实,最后爬上她的肩。钟声侧脸瞧他:“你做什么呢?”
  
      王翦吞了口酒,含糊道:“做什么?你又不是没被人这么碰过。”
  
      旁边一男孩路过,见状立马坐到钟声另一边,也伸手搭在她肩上嘻嘻直笑:“就是,别人做得我们就做不得了?装什么装?”
  
      王翦把那人的手使劲扒开:“边儿去啊,这儿没你什么事。”
  
      那男孩喝了些酒,赖在跟前:“我不,我就在这儿,凭什么听你的呀?”
  
      “老子今天请客,你他妈有本事就别死皮赖脸地跟这儿混。”
  
      男孩跳起来嚷嚷:“凭什么你说了算,你他妈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,冤大头,你没钱谁跟你混呀,你没钱她会让你碰?”
  
      王翦心里的气腾起来,当胸推那人几把:“说什么呢?你他妈说什么呢?欠揍不是,你别碰她,你他妈赶紧滚,滚!”
  
      男孩却把钟声往怀里使劲一搂:“不就是一个死过人的破房子吗,怎么就碰不得了?我还摸她了,怎么着……”
  
      王翦起身,把女孩推到一边,揪住那人的衣领按在沙发里狠揍一拳头。还没收回手,自己脸上就挨了一巴掌,旁边有人说:“王翦你打我兄弟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那男孩赶紧说:“王翦这个怂货,一个死过人的破房子也值当他这样。”
  
      王翦一听,伸手又是一拳头,自个儿当即也被人踢趴在茶几上。王翦不服,一股脑儿地乱踢乱打,三人立时扭打成一团。王翦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要爆了一样痛,有人按住他,有人使劲踹他,他侧脸瞄了眼地上的空酒瓶,伸手去够,够不着,却被另一人的手捡起来,下一秒,那瓶子就砸在先前那男孩的脑袋上,“砰”地一声,立马血流满面,钟声随手扔了瓶子,小声问:“你还乱说话么?”
  
      周围的人全傻了眼。
  
      王翦晃悠悠站起身:“你真够狠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钟声头一回进派出所。
  
      夜里值班的警察有些儿忙,一会儿给两个男孩做笔录,一会儿又接到医院的电话,钟声只坐在一旁发呆。警察搁下电话,问:“酒瓶子究竟是谁抡的?”
  
      一男孩伸手指着钟声,王翦却立马举手:“是我,”又问,“那家伙是死了还是残了?”
  
      警察说:“瘫了,这辈子起不来了。都是同学,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啊?”
  
      王翦脸色变了变:“我要给我爸打电话,在律师来之前,我可以保持沉默。”
  
      警察笑起来:“你爸?你爸姓李名刚啊?你先来说,家住哪儿,什么学校?为什么打架,谁先动的手?先把这些说清楚,再让家长过来解决医药费问题,还保持沉默,港剧看多了是吧?”
  
      王翦道:“凭什么你让我说我就得说,这儿还有人权吗?”
  
      警察有些儿生气了:“人权?你砸人脑袋的时候想过人权没?你横什么横呢,还真以为自己姓李啊?”
  
      钟声忽然开口:“那谁的脑袋是我砸的。”
  
      警察上下打量她:“欸小姑娘,刚才问你你怎么不说呢?”
  
      王翦趁机猫□子给他爸打电话,电话还没接通,手机就被人给捞过去,警察说:“手机没收,先在我这儿交代清楚再打电话,都别想走后门拉关系。”
  
      钟声接着道:“情况应该不严重,我力气不大,瓶子裂了但是没破,他顶多皮外伤,大不了加个脑震荡。”
  
      警察一愣,用手指着他俩:“瞧瞧你们这什么态度,至少得拘个三四天,好好教育教育……”正说着话,玻璃门吱呀一声推开,打外面又进来一人。
  
      那警察忙打招呼:“哎呦,路处,下基层视察来了?”
  
      路征笑道:“什么路处,没影儿的事。老徐他人呢?找我来说事儿,自己又跑了。”
  
      那警察抬头打量路征:“你可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,以前是徐头,现在是老徐。老徐带人出警了,今天晚上状况多。”
  
      路征看看屋里几个小年轻,问:“什么情况呀,这是?”
  
      “打架斗殴,还有个趟医院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严重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脑袋上缝了几针。”
  
      路征瞧瞧王翦和钟声,又看看坐在另一处的那个男孩,问:“躺医院的男的女的?”
  
      “男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有点意思啊,”路征笑道,“一男一女倒把两男的打趴下了,”他拿起笔录夹翻了翻,靠在钟声面前的桌子上问,“你叫什么呀?”
  
      “钟声,声音的声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