息壤中文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息壤中文网 > 误入浮华 > 第 27 章

第 2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苏沫四处瞧了瞧,看见周远山隔着几桌子人在那边低头摆弄手机,她想也没想就回了过去:是,这主意太馊了。
  
      周远山抬头,隔着一屋子的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对她笑了笑,模样温和,略带歉意。
  
      苏沫这会儿才觉着有些儿犯晕了。
  
      她很少喝酒,也从没像今天这样一连数杯,想起以前和佟瑞安感情好的时候,晚上闲来无事两人也会拿出红酒听着音乐对酌,当时喝酒很惬意,现在回忆却苦涩。喝到后来佟瑞安耐不住,三两下的吞了,借着酒意抱着她往床上去翻滚。女儿清泉就是那时候有的,那会儿苏沫是没醉也醉了。
  
      短信又来,周远山问:“既然在这里不如意,为什么不回家?”
  
      苏沫眼里盯着“回家”两字,心里各种滋味,她在键盘上胡乱摸索了半天才发出去:“我爸妈一直以为我在这里混得不错,这会儿回去,还不得气成什么样。”
  
      “报喜不报忧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想再让他们失望。”
  
      那边半天没回,苏沫忍不住发了个问号过去。
  
      下一秒听到提示音,短信说:“以前也有个人,对我很失望,我还装满不在乎,现在想想那会儿挺傻的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写:“肯定是女人。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回了个笑脸。
  
      苏沫猜他不会多说,于是打了招呼,回房洗漱。
  
      同屋的姑娘很晚才回,说是一伙人都去唱歌了,苏沫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宿,再睁眼时,天色大光,大伙儿吃吃喝喝近十点才随车出发,苏沫瞧了瞧,没看见王居安的车,想必周律师也跟着一早走了。
  
      大巴过了中午才到市里,因是周日不用去公司,众人各自回家。
  
      苏沫买了水果糕点去看舅舅,又取了些工资塞给舅妈,钟声还在家养着,没去学校,一个人闷在里屋不出来。苏沫见她这样心里更加自责。
  
      舅妈对苏沫仍是爱理不理,只是提起钟声就伤心道:没几个月就要高考,她现在又不想读书,还不如当初把孩子生下来再去讨说法,反正那人有钱……
  
      舅舅听了,一拐杖差点砸过去,他身体渐渐康复,脾气却越来越差。
  
      苏沫去敲钟声的房门,想进去和她说会儿话,里间没人应,她推门进去,看见钟声趴在书桌上睡觉,手里拽着尚淳给她买的爱疯,桌上胡乱堆着一些课本和试卷。苏沫伸手去摸摸她的脑袋,却被她躲开。苏沫有些艰难地开口:“声声,你别这样,事情过去了,往前看吧。”
  
      钟声半天才吭气:“对你来说是时过境迁,对我来说不是……”她猛地抬起头来盯着苏沫,“有些问题我一直想问你,当时,尚淳为什么单单让你留下?”
  
      苏沫一愣:“他兴趣就是侮辱别人,你知道他有家室有孩子,你知道他在外头妻妾成群么,你知道他保养了多少个女人?这种人根本没有道德观念。”
  
      钟声摇头:“不是,他为什么不留我大姐,偏偏留你,他是看上你了,他喜欢你,你们以前就认识是吧,他还帮过你的忙,结果你耍了他,他是不是为了报复你才招惹我的?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气道:“那是喜欢么?那种男人要什么有什么,有兴趣的就想尝一尝,没兴趣了就当垃圾一样扔掉,那是喜欢么?那是在侮辱人,如果不是你钟声,也不是我,还会是其他的人,他想玩弄的,不过是换个名字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钟声忽然放声大哭:“姐,我觉得自己这辈子完了,我真的完了,我不敢去学校,我怕别人指指点点……姐,我这辈子就这样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苏沫心里一酸,忙抱住她:“声声,你现在才多大,以后的路还长着,年轻人犯错上帝都会原谅,因为有大把时间可以修正。像我这样,你以前也说我笨,你说得对,我就是年轻时不懂事走了弯路,我比你大十岁呢,人都是在磕磕碰碰里慢慢成熟。但是有一点要记得,十七岁犯的错,到了二十七三十七的时候不能再犯,年纪越大重头再来的希望就越渺茫,最后只能一天天地捱日子。声声,你甘心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一辈子么?”
  
      钟声渐渐止了哭,过了一会儿她用手擦了擦眼泪,慢慢道:“对,我就是不甘心。”
  
      傍晚,苏沫从钟家出来,情绪有些低落,又想到自己这些年的境遇,心里更不是滋味,就去小卖部了买了红酒白酒啤酒各几瓶,到家以后先做晚饭,然后兑着酒喝,一边吃菜一边喝了个痛快,喝到后来就有些儿醉了。
  
      苏沫又想找人瞎聊天,拿起手机翻了一溜,从蓉、莫蔚清、周远山……周远山。
  
      她思来想去,一颗心在酒精的鼓动下敲锣打鼓,但是那电话终是未拨出去,她索性扔了手机,倒头就睡。
  
      之后隔几日,苏沫就在家喝一回酒。
  
      先是红酒白酒混着喝,后来是五十度白酒,接着是五十五度的二锅头,偶尔尝试下六十度的烈酒,辣得她眼泪直流。慢慢就总结出规律,喝酒前一定吃些饭或者喝点牛奶,中间大量喝水可以稀释酒精浓度,实在喝到想吐一定不能憋着,有几次她难受到吐胆汁,吐完以后再吃些面食,稍作休息又能接着喝点,渐渐的,酒量就上去了。
  
      只是第二天一早起床的时候最为痛苦,苏沫找人问了个方子,到中药房称了些葛根和樟木回来,晚上添水小火慢炖,上班的时候用保温瓶带去公司稍微喝点,慢慢也就舒服了些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